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杂志 >> 热点新闻
我国院前急救人才队伍建设探析
陈 志 张文中  2020-04-10

院前急救系统是我国基本公共服务和城乡安全运行保障的重要内容,事关人民生命健康和城乡安全,是社会公共管理、医疗水平、公共服务能力的综合体现。院前急救工作人员不仅是医疗卫生的“特种兵”,更是社会公共服务和保障城乡安全稳定的重要力量。面对我国社会发展的新形势新要求,院前急救事业发展迫切需要一支总量充沛、素质优良、结构合理的专业梯队。国家卫生健康人才队伍建设的总体规划要把院前急救人才队伍建设作为重要内容和关键环节来抓,完善院前急救人才培养、使用、管理、激励等政策措施,加强行业作风建设,稳定院前急救人才队伍,增强院前急救人才职业荣誉感,促进院前急救服务事业健康发展。

院前急救体系现状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一向非常重视急救工作,北京市于1952年成立了第一个医疗急救站。此后部分地区陆续建立了属地急救站和厂矿院前应急系统,医务人员主要由医生和急救员组成。1958年发生的“抢救钢铁工人丘才康”和1960年发生的“抢救61个阶级弟兄”都是院前急救的成功典范。但在当时我国尚未建立一支专门的院前急救人才队伍。

改革开放以后,急救中心(站)和急救医疗网点的建设逐步得到加强。1986年邮电部和卫生部发文正式启用“120”急救电话。19883月北京急救中心综合大楼的建成,标志着中国院前急救事业进入规范化、规模化发展阶段。特别是近年来,根据20039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转发发展改革委、卫生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体系建设规划〉的通知》,20045月卫生部、信息产业部《关于加强院前急救网络建设及“120”特服号码管理的通知》,201311月《院前医疗急救管理办法》等政策文件,政府部门从不同角度强化了对“120”急救号码的管理,促进了城乡急救中心的建设。

目前,我国120院前急救体系已经覆盖绝大部分地区。院前急救体系模式可分为独立型、指挥型、依托型3种类型。以北京市、上海市为代表的独立型急救中心具备独立的法人资质,有完全行政隶属的指挥中心和网络站点。以广州市、长沙市为代表的指挥型急救中心虽也具备独立的法人资质,但是没有或仅有少数行政直属的急救站点,主要依靠区域医院里的急诊科组成医疗队伍出诊。以重庆市、福州市为代表的依托型急救中心没有独立的法人资质,主要依托于属地大医院,网络站点工作由自身和网络医院的急诊部门来承担。根据一项院前急救相关调查统计数据显示,全国依托型院前急救体系1387个,约占院前急救体系总量的82.9%;独立型92个,约占5.5%;指挥型194个,约占11.6%。院前急救体系属于医疗机构的比例为90.27%。伴随着院前急救体系建设的进展,院前急救人才队伍也逐步发展和壮大,并成为我国医疗卫生人才体系中独具特色的一支力量。然而与飞速发展的城乡建设和新时期人民群众的健康需求相比,院前急救人才仍然存在供不应求等诸多问题。

发展中的挑战,“急”缺人才

总体来看,我国院前急救人才队伍总量严重不足,需求缺口巨大。2019年上半年北京急救中心呼叫满足率最低不到80%,除了其他诸多因素之外,院前急救人才队伍中的医师缺乏,导致不能在满足急救车组基本人员配置的前提下增加运行车辆是主要因素之一。造成医师缺乏的主要原因包括职业环境差、待遇不高、专业发展空间狭窄、缺乏退出机制、人才结构不合理等。

院前急救工作环境艰苦,经常是在意外灾难、犯罪等救援现场,伴随着巨大的工作风险。与之相对照的是职业待遇低,社会认可度低和不规律的作息时间。此外,年轻医师要独自面对内科、外科、妇科、儿科等各种急危重症患者,没有二线、三线高年资有经验的医师指导和支撑,执业压力和风险骤增。而数量有限的经验较为丰富的医师精力和体力也不足以应对大量高强度的医疗急救工作。

目前,院前急救医学还没有自己的学科系列,从业人员的职业晋升基本是跟从急诊、全科等专业方向,必然产生较多“所考非所习”的情况。职称晋升难,则职业荣誉感和归属感差。院前急救人员除了要面对医疗临床问题,还有很多爬楼搬抬等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加上急救时间的不规律和不确定性,导致急救人员经常处于超时、超负荷的工作状态。由于长期坐车、强体力转运等因素,使很多人患上腰腿慢性疾患。同时由于缺乏退出机制,很多院前急救人员还要在年岁渐长后面对既没有达到退休年龄又无法继续胜任高强度急救工作的尴尬处境。

院前医疗也是医患矛盾突出的领域。急救人员经常面临患者和家属的指责甚至攻击。鉴于这些矛盾,很多医学毕业生不愿意选择从事院前急救工作,在职的院前急救人员也经常无法安心本职工作,导致人才流失严重。很多院前急救医师宁可到二级医院急诊科或社区医院就业,也不愿长期在急救中心工作。虽然院前急救事业涉及医学、社会、自然等广泛学科,可研究的题材诸多,与其他医学学科有明显的区别,但是由于人才的流失,科研能力的不足,使院前急救从专业上无法向纵深发展。

救护员的来源和使用也有规制上相应的问题。虽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有“医疗救护员”职业,但是目前该职业还没有进入“国家职业资格目录”,现有评价和鉴定的法定规制体系中还没有职业化救护员的位置。

除了院前急救人才数量不足,人才浪费现象也客观存在。院前急救中有一半以上是轻症患者,并不需要专业医师采取救护,经培训后的普通急救员也能胜任。如果仍然调派医师外出救护,就会导致专业医师的大部分时间被轻症患者占据,造成人力资源浪费。

改进中的探索,“壮”大队伍

实施分级、分类救护

建议按病情轻、重、缓、急实施分级分类救护,制定关于实施院前急救分级、分类的救护办法。急救调度人员将“急救呼叫需求”划分为急救和非急救两类,根据需求分类调派不同的急救资源。急救类调派配备由医师、护士、担架员组成的车组,非急救类只需调派配备急救员的车组。未来非急救转运业务或可实行市场化运行,由政府相关部门进行监管。

完善急救队伍建制

建议多措并举,统筹解决一线急救人员尤其是急救医师短缺的问题,继续采用专、兼职并行的院前急救人才队伍建制。一是加强专职院前急救人才队伍建设,对专业技术要求高的人员加强编制保障力度,对驾驶员、担架员等其他相关工作人员通过聘任制、购买服务等方式予以补充。二是强化三级、二级医院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疗卫生人员以兼职方式从事院前急救工作的机制,根据其工作时长、服务量等指标,通过绩效考核的方式购买其提供的服务,鼓励多劳多得、优绩优酬。实行主治医师在晋升高级职称前到院前急救岗位服务6个月制度;大力挖掘内部潜力,调动具备资质的院前急救机构管理人员每周到急救一线服务1天,通过适当增加值班密度的方式提高服务供给能力。

优化职业发展路径和空间

建议动态调整、优化急救专业机构内部的职称结构,适度提高高级职称占比。对院前急救人员重点评价院前临床实践操作能力、急救技术水平和工作业绩等;可自主选择论文、专利、抢救成功的典型病例、优秀病案作为职称评审依据。建议设立独立的院前急救人员职称序列,其中医师6级、护士4级、指挥调度人员4级,与绩效工资挂钩。为45岁以后不能或不愿继续从事院前急救一线工作的人员建立退出机制,畅通工作选择路径并且纳入再就业培训计划,在医疗卫生系统优先推荐就业。二级医院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优先安排院前急救人员转岗。鼓励大专院校开展“院前医疗急救”专项学历教育和建立定向生培养系统。设立“院前医疗急救”研究生培养机制。

深化院前急救薪酬制度改革

建议建立和完善院前急救工作绩效考核机制,根据岗位设置,综合考虑工作强度、服务质量、运行效率、满意度等建立绩效评价指标。建立绩效工资动态调整机制,根据考核结果,实现绩效工资总量核定动态调整,给予适当的增量空间。建立适合院前急救岗位特点的绩效工资分配办法,工资分配向急救一线人员倾斜,主要与个人业绩、工作量、工作难易程度及风险、服务质量、服务效果等挂钩,鼓励医师、护士、驾驶员兼顾完成搬抬工作,同时获得相应搬抬报酬,体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精简高效集约的理念,充分调动院前急救医务人员的工作积极性。此外,建立并完善医疗卫生机构专业技术人员到院前急救岗位服务的购买和绩效激励机制。

在院前急救医疗人才队伍的建设摸索中,近几年上海地区院前急救人才队伍发展的相关改革举措有几点值得借鉴。第一,多途径补充院前急救人才。对专业技术要求高的人员,如医师和部分指挥调度人员,优先使用编制人员来保障;对护士、驾驶员、担架员等通过劳务派遣、购买服务等方式予以补充。支持和引导二、三级医院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疗卫生人员以轮转方式,从事院前急救工作。第二,拓展专业人员职业发展路径。动态调整、优化急救专业机构职称结构,适度提高高级职称占比。设立独立的院前急救人员职业序列,与薪酬挂钩,为从事急救一线工作的人员畅通工作选择路径。第三,深化薪酬制度改革。建立绩效评价指标,鼓励“多劳多得、优绩优酬”。建立绩效工资动态调整机制,根据绩效考核结果给予适当增量空间。第四,完善其他激励保障政策。经过系列改革后,截至2019年上半年,上海市院前急救从业人员为3208名,其中在一线工作的执业医师约占从业人员总数的26%;拥有急救分站163个,平均覆盖半径约为4.97千米,中心城区仅为2.61千米;全市急救平均反应时间约13.04分钟,中心城区达到12.19分钟。以上海市急救中心为例,市民急救呼叫满足率几乎达到99.91%,中心城区急救平均反应时间从2015年的18.32分钟缩短为12.19分钟。多措并举的改革措施取得了明显的社会效益和专业效果。2016年在北京市卫生健康委支持下,北京急救中心和首都医科大学建立了院前急救定向生培养机制,首批26名毕业生到急救中心参加工作,预计35年内可补充100余名院前急救医师。2019年北京市政府针对院前急救体系存在的问题进行深化改革后,明确了120为唯一院前急救号码,实现了紧急与非紧急院前任务分类调派,计划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试行每年组织约500名主治医师在晋升高级职称前到北京急救中心院前急救岗位服务6个月制度;对工作满3年以上非京籍医护人员给予特殊政策。通过综合举措,补充人才、留住人才、培养人才。20202月,北京急救中心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同时,呼叫满足率逐步上升到94%左右。

当前,全国正处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关键时期,院前急救人员作为一支专业队伍发挥着重要作用。北京市、上海市这种独立型急救中心显示出统筹有力、人才储备较充足的优势。虽然我国院前急救人才队伍建设还存在诸多问题,但相信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院前急救人才队伍建设会取得突破性进展,将为健康中国伟大蓝图的实现作出更大贡献。

 

作者单位:北京市急救中心

本网(www.21wecan.com)所刊载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软件、声音、相片、录像、图表,广告、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除特别标明之外,版权归中国卫生人才网所有。未经本网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复制、转载、引用,再造或创造与该内容有关的任何派生产品,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凡特别注明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