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杂志 >> Cover封面文章 >> 普通信息
沙莎:从援鄂经历看疫后心理重建
本刊记者/孙 馨 本刊通讯员/朱秋艳  2020-10-15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依然要高度关注医务人员的心理健康问题。”59日,在国家卫生健康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指导,“一带一路”医学人才培养联盟举办的“抗击疫情  守护心灵”关爱抗疫一线医务人员心理健康视频直播会议上,北京援鄂医疗队队员沙莎结合抗疫经历指出:“一线医务人员除了高强度的工作之外,还需要接收大量患者的负面情绪,同时面临着被感染的高风险,另外因工作隔离也缺少家人的支持,常常出现焦虑、抑郁、委屈、害怕、无助、哀伤等情绪,面对患者的死亡也会产生挫折感与内疚感。因此,对于一线医务人员的心理重建工作,重点是处理情绪、减轻压力,疫情中和疫情后还需要追踪和预防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发生。”

为逆行者解压

沙莎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精神科的副主任医师。220日,她受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委派赶赴武汉,和另一名心理科医师组成心理组并肩战斗41天,为北京援鄂医疗队136名以医师和护士为主的医务人员开展了心理解压、疏导和干预工作,并指导医务人员完善对患者的心理管理,对医疗队所负责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重症病房做远程会诊,为医疗队顺利开展援助工作保驾护航。 

此前,北京援鄂医疗队在抵达武汉的第17天曾进行了首次心理状态评估,通过匿名方式收集了队员的身心状况调查数据,包括躯体状况、情绪状态、认知倾向、回京意愿和困扰问题5个方面。评估结果显示:援鄂队员睡眠质量、胃肠道反应及精力不足问题突出;紧张及沮丧,遇到情绪困扰时应对方式单一,工作困扰。例如,6.76%的队员表示在高强度工作下每天睡眠时间不足5小时,其中60%为护士。同时,30.43%的队员存在“经常难以入睡、多梦”的情况。

沙莎曾参与汶川地震等灾难性事件的心理救援工作,对治疗医务人员易产生的心理亚健康问题甚至PTSD有着丰富的诊疗经验。抵达武汉后,经过一周的摸底,沙莎所在的心理组基于援鄂队员的心理、生理状态,遵循国际标准危机事件应急管理工作要求,制定了“北京市支援湖北医疗队心理健康服务方案”,搭建了“心理驿站”为援鄂队员集中进行心理服务。

她介绍道,“心理驿站”采用了休息—信息—过渡危机干预模式(RITs)进行干预,主要通过设立休息室,请医务人员在此进行信息分享、休息调整、缓解压力,从而能够进行以RITs为基础的评估和三个层级的干预。对于心理状态平稳的一般医务人员,采取自助式心理支持,包括推荐心理自助书籍、推送心理支援公众号、进行身心放松活动。对于心理反应过度的医务人员,开展了党支部、工作小组等社会支持系统调试,量表评估等个体访谈,情绪团体心理小组、巴林特小组活动等网络团体干预。对于症状较明显的医务人员,则采用个别危机干预和精神科药物治疗。

经过3周的治疗干预,313日心理组进行了第二次北京援鄂医疗队心理状况调查。结果显示,队员睡眠质量差、精力不足、食欲不振、独自忍耐不表达、紧张恐惧愤怒等问题都有明显改善,尤其是通过痛哭来宣泄情绪的情况由5.41%降到0,感到目前工作难度非常大及身心疲惫的比例也降至0,这客观反映出上述心理干预的效果值得肯定。

根据情况对症下“药”

沙莎指出,暴露于传染性疫情之下,医务人员的心理干预工作存在不同阶段的特点。在疫情早期,心理应激反应经历了否认期、愤怒期、反抗期、抑郁期、接受期,容易盲目自信或放大恐惧,此时要开展心理宣传,加强心理防护,沟通信息,形成客观理性的认知。在疫情中期,随着恐慌焦虑不断蔓延,医务人员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会在认知、行为、情绪、生理上呈现多种问题,此时要注意开展电话热线心理咨询、网上在线咨询、网络团体辅导、网络心理问诊等多种形式的危机心理干预。在疫情后期,部分医务人员能够自然缓解,但部分人还会出现严重身心反应,需要加强对重点人群的回访与评估,建立长期心理援助机制,加强心理保障。

沙莎特别提醒,新冠肺炎突发应急事件具有其特殊性。第一,以往突发应急事件多为非传染病应急事件,作用范围及影响有一定局限。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时间长、传播速度快、波及地区广、影响人群多,且有传播途径不明、传播渠道多样、传染性强、潜伏期长、扩散性快等特点,使人们容易出现系列身心反应。第二,新冠肺炎的高传染性和持续性,导致暴露人群数量巨大且影响持续。第三,国家层面既往制定了《突发事件心理救援现场工作指南》,但缺少针对重大疫情的心理危机干预指南。2020126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及时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指出将心理危机干预纳入疫情防控整体部署,干预重点从第一级人群(疫情防控一线医务人员等)开始逐步扩展。

注重降低PTSD发生风险

沙莎强调,疫情中和疫情后都需要追踪和预防PTSD发生,这是现阶段的防疫重点。确诊患者、抗疫一线医务人员等重点人群容易罹患创伤后应激障碍、焦虑症、抑郁症及出现个别的极端行为。一般在应激发生13个月后出现,但也有报道提示存在延迟发生PTSD的情况,需要密切注意。

目前国内局部地区还处于疫情起伏的非常时期,针对疫情过后医务人员如何回归日常工作的话题,沙莎提出6个要点。第一,做好信息隔离。疫情中我们的情绪脆弱而不稳定,容易被负性信息激活,因此要注意暴露在创伤性体验信息下的机会要适度,避免替代性创伤。第二,适度的情感隔离。在一个持续性慢性刺激的条件下,人们很容易因为过度的情感卷入而失控,因此要适度隔离内在的一些失控情绪。第三,接受自身在冲击下的反应。接纳在疫情下产生的恐惧、焦虑、悲伤、愤怒等情绪以及躯体反应,继续做当下应该做的事情。第四,升级自我防御创伤功能。可以通过自省与思考的方式完成。第五,自我调节情绪,科学控制。灾难会导致人们情绪波动,此时需要试着思考问题,用思考代替情感。第六,每个人都有自愈能力,相信有能力处理自身的创伤,要学会等待。

她同时提出了关于医务人员心理重建的几点思考。第一,政府主导,有序组织。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大量心理咨询师不顾自身安危积极投入心理援助行列,在肯定这份勇气的同时,建议政府成立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依据原则、方案协调心理援助行为的有序组织,保障心理重建的规范开展。对于疫后心理重建,建议依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继续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避免重复、频繁的心理问卷调查或信息收集,以免扎堆干预无法取得理想效果。第二,加强对心理专业人员和社会工作者的培训和督导。这次疫情对心理专业人员的需求很大,但真正有灾后援助经验的专业人员并不多,要避免因工作方法不当对当事人造成“二次创伤”。同时,专业人员在工作中也会激发个人的创伤体验,对自身产生一定的心理影响,督导能够协助专业人员处理好自身情感,进而提升专业工作的效果。此外,精神专科医院与综合医院要发挥各自优势,联合社会心理资源。例如,发挥精神专科医院的专业优势,对应激症状突出的人群进行重点干预;综合医院则提升评估、识别以及转诊的能力,联合社会资源做好心理健康宣教、筛查、评估及转诊工作。灾后心理重建是一项长期而深入的工作,工作团队要确保干预的持续性,对高危人群实行密切跟踪,建立长效的心理重建工作机制。

本网(www.21wecan.com)所刊载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软件、声音、相片、录像、图表,广告、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除特别标明之外,版权归中国卫生人才网所有。未经本网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复制、转载、引用,再造或创造与该内容有关的任何派生产品,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凡特别注明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