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杂志 >> Cover封面文章 >> 普通信息
心理医生援鄂日志
杜文永  2020-10-15

编者按:221日下午,上海第九批援鄂医疗队集结出发。和此前几批医疗队不同的是,这支队伍由49位心理科专业医师和1名护士组成,分别来自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及各区级精神卫生中心、综合性医疗机构。上海市嘉定区中心医院心理科医师杜文永便是其中之一。在驻守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以下简称金银潭医院)的40天里,杜文永与队友们通过一系列专业心理干预措施,为患者和医务人员缓解负面情绪,进一步提振了大家战胜疾病和疫情的信心,被武汉市江安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授予“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称号。在紧张繁忙的医疗工作之余,他每天都坚持写日志,从主动请缨、援鄂出征到凯旋,文字朴实无华而又情真意切。

本刊摘取其中部分文字,通过回顾那段战“疫”时光,再现心理医生的工作日常,向舍生忘死、不负重托的“最美逆行者”致敬!

 

2020222

昨晚6点半,上海第九批援鄂医疗队乘坐的专机在武汉天河机场降落,从220日晚近7点接到援鄂通知,不到24小时就抵达武汉。来自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的王振副院长是这批医疗队的队长。

 

2020229

知道要进隔离区会诊,我5点起床,复习了一遍穿脱防护服的流程。9点刚过,和王振队长等来到了金银潭医院北三病区。

主管医生简单介绍了患者情况。最后会诊的是一位78岁高龄合并膀胱癌术后的老人,因病情危重转入金银潭医院,经过悉心治疗目前躯体情况恢复良好,符合出院标准,但老人拒绝出院。我们看到老人躺在床上,神情漠然,凝视着天花板。随着耐心深入接触,老人才缓缓开口道:“我不想回家。”王队长柔和地回应:“回家是所有人的愿望,您为何不愿回家啊?”顿时老人的泪水夺眶而出。原来,老伴早已去世,他独自居住,因遭遇新冠肺炎转到这里接受治疗。如今,当他战胜病魔可以回家的时候,儿子却以父亲是病毒携带者为由不让他回家,并告诉说:“在医院里更安全!”这让老人陷入悲观,对老伴的思念之情更加深了痛苦。他带着无助的眼神说:“你们给我安乐死吧。”众人无不沉默,经过一番耐心开导,老人的情绪逐渐平复。王队长给予老人心理疏导的同时,建议主管医生加用小剂量抗抑郁药物治疗,效果可能更好些。

回去的路上,我渐渐陷入深思。不知那位老人的家在哪里?那些因疫情受到创伤的心灵伤痛如何抚平?虽然这场疫情阻击战已取得阶段性胜利,但心理抗疫战才刚刚开始,未来还有更多更细致的工作等着我们。

 

202031

今天是周日,但在武汉的医疗队员每天都是工作日。我第一次通过微信接单处理心理援助,对方通过扫码进行量表评估,接诊医生接单后根据评估结果判断应激、抑郁、焦虑的程度,随后提供咨询服务和干预。

 

202032

今天,我负责留守心理工作室,上午网络接待了三位医务人员的咨询。下午一上班,便迎来了第一位主动来访者,正是上午咨询过的那位援鄂护士。她道出了困惑:大年夜那天,她紧急出发来到金银潭医院,第二天便出现发热症状,当时担心感染新冠病毒会连累整个医疗队被隔离。但验血和胸部CT检查未见明显异常,故予以隔离,对症口服药物治疗。第三天核酸检测显示阴性,休息一周好转后上班。随后工作被安排在外围,较其他同事感染风险低,工作强度也相对小一些。此时她想尽量多做一点,甚至申请进隔离区工作,但家人十分担心感染风险。因此她内心纠结,紧张害怕,入睡困难,眠浅多梦易醒,症状持续十天左右无改善。近期,又因女儿在家上网课,她担心孩子玩游戏不写作业,于是焦虑情绪更加严重。

详细了解来访者的情况后,我初步评估其为中度焦虑伴有轻度抑郁和睡眠障碍,给予认知治疗和支持性心理治疗。我告诉她,焦虑可是优秀者的专利,它是应对应激性事件的正常反应,常常会有利于把事情做得更好。对方终于露出微笑,我顺势再次给予心理支持:“你不优秀的话,怎么会选你来支援武汉呢?能来的都是业务骨干!”最后,我教给她做一些深呼吸和肌肉放松训练,建议平时多饮水,适度增加运动量,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三刻钟的咨询和疏导,让这位原本面带愁容的援鄂护士,轻松微笑着回去了。这正是心理医疗队的意义所在。

 

202039

10点多回到心理工作室,刚想喝口水,就迎进了一位来访者。她路过工作室门口时有点犹豫不决,张望而欲言又止。我主动招呼她,可以进来聊聊。她说自己是金银潭医院原来一个病区的护士长,前一段时间一直睡不着,总心慌,就辞去了护士长职务,现在的工作是院感巡查。我接着问:“可以详细说说那时候的状态吗?”她讲述道:“1月中旬开始,我们收了一批又一批新冠肺炎患者。那时对这个病不太了解,又很害怕,患者还越来越多,但医生护士不够,我没有办法排班,更难熬的是防护用品严重不足。”我赶紧安抚道:“真的很不容易,现在总算熬过去了,一切都在慢慢好起来。”她继续说:“我那个病区开始还是本院医护人员管理。到2月初,我实在撑不住了,失眠焦虑心慌加重,回到家还总是听到耳边有救护车的声音。有一次,开车上班都开到花坛上了,我觉得再这样干下去要出事,家人也非常担心,所以无奈之下向领导提出辞职。”我与她添加了微信,告诉任何时候有需要帮助的,随时都可以联系。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疏导,她明显放松了许多。望着她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出诊室,我也感到很欣慰。

 

2020313

夜里有时会被冻醒,昨晚按照王队长教给我的方法,把被子折成两层盖,效果不错。特殊时期,自己能克服的尽量少去麻烦别人。

之前一直被网络上一些报恩的故事所感动,没想到今天会诊竟遇见了一回现实版。病区里一位20岁援鄂护士,爽朗地说她是汶川地震的幸存者,当年全国医疗队奔赴汶川营救他们,现在她从医了,要来报恩。套用网上流行的那句话来说,“you滴答滴答meI哗啦哗啦you!”哎呀,泪目了!

 

2020315

今天阳光明媚,武汉的疫情形势也如同这天气一般,每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已连续三天保持在个位数水平,大家也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走进办公室,张晨主任还是给大家敲了警钟,“虽然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但仍不能掉以轻心,目前武汉正在逐步调整合并患者,金银潭医院重症患者比例虽有下降,但总数仍不少,不少患者住院时间长,免不了会有悲观情绪甚至失眠焦虑症状,医务人员也已坚持近两月,我们还需加强观察疏导。”

晚餐时吃到了家乡人民寄来的特产,我笑说这是最美好的“降压药”,不好好卖力工作怎么回家见父老乡亲啊!

 

2020316

今天下午,为12位金银潭医院本院的一线护理人员安排了一次战地巴林特小组活动,希望能让他们的情绪得到宣泄,从小组成员和自身获得成长的力量。王振队长鼓励大家畅所欲言,并郑重声明活动的保密性。

有位孩子刚四五岁的护士妈妈感叹道,因为疫情已经2个多月没回家了,孩子经常会哭喊着找妈妈,不知道之后该如何与孩子相处。另一位年龄较大的护士眼圈发红:“我母亲年龄蛮大了,居住小区需要隔离,还执意要出去购买物品,家人劝说无效就给我打电话。我一时没控制好脾气直接对她发火了,现在特别内疚,我对不住家人……”说着说着,她声音哽咽,眼泪夺眶而出。

我能感觉到此刻她们的内心在颤抖。“你们的辛勤付出、执着坚守,你们为抗击疫情作出的巨大牺牲,祖国和人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家人也会理解的。随着驰援医疗队的进驻,随着疫情的逐渐好转,你们可以放松一些了,相信一切都会过去,春天已经到来,我们还要一起去看樱花烂漫。”王队长宽慰的话萦绕耳边,但我们深知面对危机应激事件时,每个人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负性情绪体验,如果不能及时疏解,重建心理健康,对身心影响将是长远的。面对疫情引发的心理创伤,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2020317

经过悉心治疗,今天金银潭医院又有一批患者康复出院了。他们在康复驿站进行为期14天的康复期隔离观察后就能和家人团聚了。隔着车窗玻璃,许多患者激动地挥手致意。我心中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或许这世间最幸福的日子不过就是人间烟火吧。

 

2020318

今天咨询的来访者中,有一位金银潭医院的保洁员。阿姨60多岁,之前一直在供应室负责清洁卫生,平时睡眠也不太好。1月初开始医务人员进出防护逐步严密,重症患者也逐步增加,一半以上的保洁员都辞职了,阿姨也有些害怕,家人纷纷劝她辞职,可看到本来就十分忙碌的护士和行政人员都过来帮忙搞卫生时,她毅然选择留下。之后随着疫情加重,工作人员都需要集中隔离,阿姨也被安排住进了医院附近的酒店。有时实在想家,偶尔也会回去,但只是在楼下看看,想拿一些医院分发的慰问品回去,家人担心有病毒,也都拒收了。为此,阿姨的失眠愈加严重,甚至彻夜难眠。家人听说后,并没有给予理解反而埋怨责怪她当初的决定。慢慢地,阿姨不敢再向家人倾诉,情绪也日渐低沉,整天闷闷不乐,不爱与人说话,做事有时也会丢三落四,注意力不集中。护士长了解情况后,便将她带来找我们。初步评估下来,阿姨为睡眠障碍伴轻度抑郁情绪,在肯定她奉献精神的同时,我让她尽情倾诉内心的焦虑与不安。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咨询疏导,阿姨终于露出笑容。

 

2020321

一早在病区巡诊时,我遇到一位本已出院的老人,他在入住隔离点再观察期间被测出体温偏高,不得不回来再治疗,情绪非常低落。在我们的耐心疏导下,才慢慢好了一些。刚回心理工作室,门诊一名护士在同事的推荐下慕名而来。基于评估结果,我初步考虑该护士有轻度焦虑伴抑郁,决定先给予其认知治疗,并给出了改善生活方式的建议。

许多人对焦虑的认识都存在着误区,其实失眠焦虑就如高血压、糖尿病一样,也是一种慢性病,并非因为胡思乱想而导致的。也需要综合治疗,对于中重度焦虑失眠辅以药物调整效果会更好。今天恰好是世界睡眠日,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普遍存在睡眠障碍。其实睡眠问题只是一个表象,背后可能隐藏着许多问题,但往往因为认识不足,而忽视了可能存在的心理问题,甚至刻意回避心理问诊。普及心理知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2020323

连续工作一个多月的我,这两天感觉有些头胀,回到酒店一测,舒张压已达100了。王队长立马严厉起来,“我以临时党支部书记的身份命令你,明天必须休息,血压控制住了才能上班。”可我还是想再坚持坚持,唉……晚上,晕晕的我突然收到了一本大红的荣誉证书,感觉稍有控制的血压再一次“爆棚”。加油,我的武汉!加油,我的祖国!

本网(www.21wecan.com)所刊载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软件、声音、相片、录像、图表,广告、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除特别标明之外,版权归中国卫生人才网所有。未经本网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复制、转载、引用,再造或创造与该内容有关的任何派生产品,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凡特别注明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