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杂志 >> 2019 >> 11 >> 案例
员工享受工伤待遇以后,能否主张精神损害赔偿?
陈 伟  2020-03-10

精神损害抚慰金是指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因受害人的生命权、健康权、名誉权、人格自由权等人格权利益遭受不法侵害而导致其遭受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精神反常折磨或生理、心理上的损害(消极感受)而依法要求侵害人赔偿的精神抚慰费用。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一般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依据该司法解释的规定,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一)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二)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三)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

在发生工伤以后,员工一般会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主张停工留薪期工资、医疗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工伤待遇款项。员工在享受了工伤待遇以后,能否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之规定,主张精神损害赔偿?如何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在工伤系因生产安全事故引发的情况下,举证责任如何分配?下面的案例或许值得借鉴。

案例背景

小王是一个从外地来深圳打工的务工人员,于20121219日入职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技公司),担任仓库主管。

2013329日上班时间,小王在科技公司厂区斜坡处行走时踩到被雨水淋湿的纸皮而摔倒,导致左腿受伤,后小王被认定工伤。2013815日,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劳动能力鉴定结论,评定小王伤残等级为十级。

工伤事故发生后,双方当事人因为工伤待遇发生争议,小王遂提起仲裁。20131226日,法院作出民事判决,判令科技公司支付小王相关工伤待遇。科技公司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后维持原判。后科技公司履行了法院判决。至此,小王的工伤待遇已得到了充分保障。

为获得最大限度的赔偿,2014821日,小王以生产安全事故为由,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科技公司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龙岗区人民法院认为,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自然人因身体遭受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处理。小王受伤被认定为工伤,并经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定工伤待遇,根据工伤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精神损害赔偿不属于其赔偿范围,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却就生产安全事故赋予受伤员工精神损害抚慰请求权,一旦构成生产安全事故,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受伤员工即可获得精神损害赔偿金,自身过错在所不问。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对一般侵权的归责则以过错为原则,即有过错有精神损害赔偿。本案中,小王非在作业场所和作业过程中受伤,而是在科技公司厂区斜坡处行走时踩到被雨水淋湿的纸皮而摔伤,其所受伤害不属于生产安全事故,自然不适用无过错归责原则,小王以生产安全事故主张精神损害赔偿不当。综上,龙岗区法院认为,本案属于工伤损害赔偿法律规范和一般侵权损害法律规范的竞合,对于各法律规范赋予的未重合的请求权,小王均可以行使,小王据此可主张精神损害赔偿。小王在下雨天行走过程中未尽应有注意,科技公司未及时清理丢弃物品以清除安全隐患,双方均有过错,根据各自过错程度考虑,法院酌定科技公司应给予小王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基于以上分析,龙岗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科技公司须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支付原告小王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对于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科技公司不能接受,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撤销一审判决,予以改判。科技公司认为,原审法院认定双方均有过错,根据各自过错程度考虑,酌定科技公司给予小王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是错误的。科技公司工厂门口外面已经做了防滑地面,如果员工稍加注意就不可能会摔倒。小王作为部门主管,应该具备比一般员工更多的安全常识和自我安全防护的技能,小王摔倒的工厂门口地面的现状已经存在十年时间了,每天至少有大概100人上下班,十年来都没有发生过员工摔倒事故,唯独只有小王摔倒,可见小王系自身安全防护问题导致自己不小心摔倒,就民事侵权案来讲,小王理应承担全部事故责任,根本不存在任何向科技公司主张民事侵权责任的条件。

深圳中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小王因涉案事故引发工伤并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之后,是否还有权向其工作单位即科技公司主张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本案中,小王在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之后欲向科技公司主张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的相关规定,证实其所受工伤系因生产安全事故引发,但小王未能对此尽到相应的举证责任,相关安监部门亦未认定其所受工伤的性质为生产安全事故,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其在本案要求科技公司承担其所受普通工伤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不属于民事诉讼受理范围,对其起诉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据此,深圳中院于2015213日作出民事裁定书,撤销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相关民事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小王的起诉。

案例评析

此案属于工伤案件延伸出来的一个精神损害赔偿案例。某种意义上说,人的生命是无价的,因此,只要有法律依据支持,员工基于不同的法律关系提出的相关权利主张,且有相应的事实依据,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因生产安全事故受到损害的从业人员,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本单位提出赔偿要求。根据该条法律规定,结合本案例,我们可以总结出这样一个观点:如果员工是因为安全事故受到损害,在依法享有工伤保险以外,还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向单位主张精神损害赔偿。反之,则不能依据民事法律主张相应的精神损害赔偿。

本案例中,小王之所以在二审中未能获得精神损害方面的支持,是因为其受伤属于厂区斜坡处行走时踩到被雨水淋湿的纸皮而摔伤,属意外受伤,并不是安全事故,因此不符合“因生产安全事故受到损害”这一法定前提,当然不能享受到精神损害方面的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五十三条就生产安全事故赋予受伤员工精神损害抚慰请求权,一旦构成生产安全事故,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受伤员工即可获得精神损害赔偿金,自身过错在所不问。这和一般的民事侵权是不同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责任原则有三种,过错责任原则、过错推定原则、严格责任原则。其中以过错责任原则为一般原则,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这就在法律上确立了过错责任的一般条款。

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中的归责原则和工伤事故中的归责原则是一样的,均适用无过错原则,即只要发生了安全事故,在认定工伤时,适用无过错原则,在员工依据民事法律主张赔偿时,也是无过错原则,即“因生产安全事故受到损害的从业人员,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本单位提出赔偿要求”。因此,在因安全事故引起的工伤劳动争议案件中,员工在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以后,仍可主张精神损害赔偿方面的权利,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律师在代理工伤待遇劳动争议案件时,也可考虑依据这一法律规定,提出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在内的民事赔偿请求,以最大限度地保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针对本案类型的争议,除国家法律规定外,部分地方也做了相应规定。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与广东省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第5条规定,劳动者因生产安全事故发生工伤或被诊断患有职业病,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已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又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要求用人单位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的,应予支持。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待遇案件的裁判指引》第二十二条规定,劳动者因生产安全事故发生工伤或被诊断患有职业病,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要求用人单位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的,应按照劳动者伤残等级进行确定,十级伤残为1万元,逐级增加1万元,一级伤残或死亡的为10万元。

 

作者单位:浙江天册(深圳)律师事务所

(文中所涉人物皆为化名)

本网(www.21wecan.com)所刊载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软件、声音、相片、录像、图表,广告、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除特别标明之外,版权归中国卫生人才网所有。未经本网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复制、转载、引用,再造或创造与该内容有关的任何派生产品,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凡特别注明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