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杂志 >> 时事
赴日本研修有感
朱 佳  2017-09-27

我于2016年在日本藤田卫生保健大学病院内镜科进行了三个月短期研修,对日本医院的医教研、医患关系、医学人文等都有了一些思考,在此分享给大家。

藤田卫生保健大学始建于1968年,是亚洲规模领先的私立医学专科大学。大学下设三所医院,藤田卫生保健大学病院是最大的一家附属医院,该医院拥有1435张病床,2800名职工,年手术量超过11000例,也是日本最大的综合医院之一。藤田卫生保健大学病院在各个临床领域拥有众多专家教授,在癌症手术、肾移植手术、达芬奇手术和康复等方面更是全国闻名。

走进内镜科

日本三大品牌——Olympus(奥林巴斯)、Pentax(宾得)和Fujifilm(富士)的内镜设备几乎覆盖了欧美及亚洲的所有医院,日本内镜医生发明的Olympus窄带成像系统(NBI)及放大观察(ME)已经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这项技术在消化道早期癌的诊断方面有较高的准确性,现已被世界各地的内镜学家所接受,并应用于临床。日本是胃癌高发区,其早癌的诊断率高达75%以上,我国发达地区仅为15%。内镜的早癌诊断率低是造成如此巨大差距的原因之一,学习如何提高早癌诊断率以及早癌的内镜下治疗是此次赴日研修的主要目的。

 

藤田卫生保健大学病院内镜科隶属于消化管内科,共有17名医生,分为上消化道及下消化道两个组,由科内两名教授分别带组。内镜科共7间普通内镜检查室及1间带有C形臂的放射线检查室(供ERCP及双气囊小肠镜使用),内镜主机均为目前最先进的Olympus CV290系统,装备十分精良。这里每天的胃镜及肠镜共约40例,和国内相比工作量并不大,但因为日本的分级医疗制度十分严谨,藤田这样大型综合医院的患者病情都很重。像治疗早癌的内镜下黏膜下层剥离术(ESD)这类的特殊操作除了周五以外几乎每天都有一至两例,这使得我在学习期间观摩了大量的食管、胃及大肠的ESD

见闻与感悟

工作态度

我们到达日本后第二天就开始入科学习,效率之高速度之快让我有点小小惊讶,但这仅仅是个开始。在向主任大宫教授说明我的学习目的,调整了我的学习安排,并与带教老师田原医生互相问候之后,我忙碌而充实的三个月研修生活正式开始了。

当天下午我观摩了3例食管静脉曲张硬化剂治疗的操作,整个过程既紧张又轻松,看似杂乱实则有序,全部结束已经将近下午6点。田原医生说我学习的部分结束了,他还要去病房看患者。后来才知道,晚上7点以后下班是他们的常态,每周还会有两到三天因为各种例会推迟到9点以后才能下班。如果再碰到夜间急诊,一宿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的情况也时常发生。他们实行一周六天工作制,只有周日一天是公休日,年轻医生要利用这个公休日进行其他的培训和学习。这里的医生几乎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日本医生踏实肯干勤勉认真的工作态度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医生技术的多元化

学习所在的内镜科,医生不仅仅只做内镜。内镜科隶属于消化管内科,这与国内多数综合医院相似,几乎所有消化内科的医生都是既要在病房管床又要做内镜。与我们不同的是,患者的钡餐透视也要消化科医生自己完成。我第一次跟着田原医生做气钡双重造影接触的是一例胃体早期癌的患者,穿着厚重的铅衣在检查室内看着田原医生熟练地操作放射线机器。他反复给患者变换各种体位,反复充气吸气,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最后用了一个小时得到了清晰漂亮如同教科书般的图像,我不禁对他们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和多元化的技术暗暗感叹。与同期在其他科室学习的中国医生交流时发现,其他的中国医生也有相同的感受,循环科的医生自己做食管超声检查心脏,康复科医生做鼻咽镜观察患者吞咽情况。这些工作我们认为是非本专业的技术,日本医生做得却得心应手,这十分有利于医生全面掌握患者的情况,做出进一步的判断和治疗。

临床科研精神

藤田卫生保健大学病院是一家教学医院,对医生的科研能力要求很高,医生们十分注重临床科研能力的培养。因为医疗分级制度,在大学医院里就诊的患者量远远低于国内水平,我所在的内镜科每天患者量大概在3050例,由近10名医生于6个诊室完成,因此每位医生每天实际检查的工作量一般在5名患者左右,除去检查的时间,医生在办公室里一般都在讨论病例,总结资料,查找文献,撰写论文和制作PPT

41日是这里新职员的入职日,在我学习接近尾声时恰逢内镜科人员调整。主任大宫教授对新的一年也有了相应的规划,每位医生都有自己的研究方向和团队,他们真正做到了临床和科研的有机结合,虽然病例数相对较少,但对每个病例都能做到认真仔细研究,纵向分析,横向比较,沿着既定的科研方向找到自己的观点,这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

青年医生培训

内镜科年轻医生较多,占一半以上,科内还有其他科室轮转的住院医师和临床实习的医学生,因此科内十分注重医生的培训工作。对于已取得专业医师资格的年轻医生,会有相应的高年资医生对其进行内镜下特殊治疗(如ESD)的培训工作。通过大量病例的积累,年轻医生能顺利掌握各种复杂的内镜下治疗。对于其他科室轮转的住院医师,需要在内镜培训后独立进行日常内镜诊察工作。医生办公室配有与各个检查室内镜显示器同步的监视器,所有医生可以在办公室内看到各个房间内镜检查的实时情况,这套系统有利于疑难病例的会诊分析和对经验不足医生的指导。

每周二晚68点是科内例会时间,例会的主要内容有新药品介绍、病例报道、论文解读等,病例报道是由一位医生先报告患者的基本情况,另一位医生进行解读和分析,最后由第一位医生公布答案并总结。这里一般都由年轻医生进行解读,每一次病例报道都是对解读的年轻医生从基础到临床的全面考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培训方法。另外,日本每年要召开大量内镜及消化会议,由于平时科内培训到位,医生研究方向明确,在主任及教授的推荐下年轻医生有较多在会议上演讲的机会,这十分有助于他们的成长。

医患关系

日本的医患关系融洽,医生和患者之间是平等的,医生没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患者也在努力地淡然处之,医患之间讲话总是平和而客气,这可能因为日本注重礼节的民族特点。日本医学生的门槛高,医生属于精英阶层,社会地位相应比较高,患者十分信任医生的专业性,很少提出异议。在内镜科大部分胃镜患者都是利多卡因咽部局麻而不是全麻,但患者很少有剧烈恶心呕吐的情况发生,内镜医生告诉我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日本的患者都要做最好的患者,他们要尽量少给医生添麻烦。医护人员非常注重保护患者的隐私,所有带有患者资料的废旧纸张都要投到碎纸机中,保证资料不会外泄。医生在检查完毕之后也会在单独的会客室内向患者及家属讲述这次检查的结果,并完成下次预约。

医患关系是一个多年来困扰中国医生的问题,太多的因素一时无法改变,但单从医生自己的角度出发,对患者更尊重更耐心更细致是我们能迈出的第一步。

在日本三个月的短期研修,除了学到更多的专业知识外,也体验到了他们的文化、他们的服务、他们的各种细节。作为一个普通的医务工作者,日本医疗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作者单位:中国医科大学肿瘤医院、辽宁省肿瘤医院

本网(www.21wecan.com)所刊载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软件、声音、相片、录像、图表,广告、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除特别标明之外,版权归中国卫生人才网所有。未经本网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复制、转载、引用,再造或创造与该内容有关的任何派生产品,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凡特别注明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