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杂志 >> 人物 >> 图片信息
周继林 大医精诚
  2017-12-18

在解放军总医院,有这样一位口腔医学大家,她曾救治了大量口腔颌面受伤的“最可爱的人”,让志愿军战士们可以重新吃饭、说话、露出自信的微笑……她就是周继林,我国著名口腔医学专家,口腔颌面缺损修复领域的开拓者之一。她长期从事口腔颌面修复学医疗、保健、教学、科研工作,对志愿军伤员颌面战伤造成的上颌骨大型缺损修复等进行了深入研究,研究成果受到国内外口腔医学界的重视。

杏林往事

虽然年过百岁,但周继林依然精神矍铄,回忆起往事思路依旧清晰。1917年农历正月初六,周继林出生于湖南长沙。她的祖父是一所小学的校长,父亲毕业于南京东南大学农学院,他们身上既有深厚的旧学根底,又有辛亥革命带来的新思想。由于生长在如此器重文化的家庭环境里,加上天资聪颖,作为女性周继林就幸运地从小学一直读到了大学。

对于自己为什么报考牙医专业,周继林回忆说:“这缘于我姑父的建议。”

1935年,她高中毕业,同时报考了北京女子师大、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和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牙医班,结果被3所大学同时录取。如果按照自己的爱好,我会选择读文科,但最终选择了学牙医。“我姑父张孝骞是湘雅医院院长,他说中国口腔疾病发生率很高,而这方面的医生却寥若星辰,建议我学牙医,我听从了他的建议。从此,这一辈子就跟口腔医学打交道了。”

南京中央大学由8所学院组成,医学院是其中之一,周继林是该院牙医班第一期学生。那时,牙医倍受冷落,认为牙痛不是病,治与不治无关紧要。受此影响,牙医班第一期只招到了30人,毕业时仅剩9人。沧桑变迁,医学知识和人们的观念日渐更新,牙医学扩展为口腔医学,诊治范围及其发挥的作用也日渐扩大。第一期牙医班毕业的9人,在引领口腔医学成长发展的同时,全都成为著名口腔科专家,如中国工程院院士张涤生。

193712月,日寇侵占南京,中央大学本部迁往重庆,所属医学院迁往成都。迁址后,牙医班由原来的两年制专科改为6年制本科。周继林毕业后留校任教,半年后被派往红十字会救护总队。1941年,中国抗日战场如火如荼,红十字会救护总队奉命在贵阳图云关一处山林里救治受伤抗日官兵。一座座宽大的帐篷里挤满伤员,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面部受伤。由于这类伤员太多,仅靠已派来的一位口腔医师是忙不过来的。这年12月,周继林奉命前来,她刚刚到来时,救护总队外科主任张先林心里犯嘀咕:这里血腥繁忙,她却如此温文儒雅,能吃得消吗?

的确,周继林长得纤秀,举止文雅,这样的外在特征很容易让人产生不胜辛劳的错觉。然而仅仅3天,张先林把心中的嘀咕变成了由衷的夸赞:“周医师,你跟洪民医师一样,胆大心细,手术又快又漂亮。”张先林提到的洪民医师,便是后来与周继林携手一生的人。

按照现代医学分类,口腔医学的治疗范围包括牙齿、口腔与颌面等,这些范围又各有许多分支。以颌为例,有口腔上颌与下颌及其骨头和肌肉组织;而颌面,通常涉及到鼻、耳、眼等器官,其治疗和修复,都非常复杂而精细。简言之,口腔医学是一门既独立又广泛交叉的学科,还具有医学加美学的双重属性。当然,抗战时期的口腔医学,内容还没有这么庞杂,但毕竟是多元的。6年本科毕业的周继林和洪民,以其掌握的多种技能,不仅治愈了许多伤员的肌肤之伤,也抚平了他们的心灵之伤。

攻克难关,治愈患者

在周继林的相册里,她保留着关于患者的图片资料。这些患者,都是早期做了有关口腔手术的幸运者。

“颞颌关节强直”是由创伤、炎症致使关节损坏造成的,这类患者张不开嘴,从而导致语言障碍和咀嚼障碍,是一个危害人类健康的国际性医学难题。传统的治疗方法为横断面截骨假关节成形术,其复发率高,且并发开合、咀嚼功能不能恢复,周继林夫妇决心攻克这一难题。为了查阅国内外有关文献、分析病例片子和改进手术方法,图书馆、实验室、病房成了他们每天待得最长的地方。经过五年多反复的临床实践、经验研究与缜密的科学论证、反复的比较改进和不断地探索尝试,洪民终于在国内外首次提出了“乙状切骨原则”,将传统的关节切除方法由“横切”改为“横竖结合”,形成了更加符合力学原理的“骨间点面接触”,使处理后的关节头承力,更加合理持久,病后复发率降至零,实现了治疗“关节强直”质的突破。随后,洪民又开创了将喙突移植和升支后喙重建颞颌关节的下颌本体植骨,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了“乙状骨原则”。周继林对关节手术重建后及手术失败病例和易发展成关节强直的少儿髁突纵行骨折,开创了用颌面矫治的方法,使局部应力减弱,促进改建,达到提高手术治疗效果和补救手术治疗不足的目的,能够及早恢复功能。不少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负伤而一直未能获得理想治疗的老战士,经过治疗恢复了正常功能。

相册中的另一位患者是周继林和洪民夫妇做的第一例有关“上下颌骨大型缺损的修复及功能恢复”研究成果的受惠者。战伤、外伤及肿瘤切除引起的上下颌大型骨缺损的修复及功能恢复,是长期以来困扰国内外众多口腔学者的难题。可周继林夫妇经过近十载的探索奋斗,先于国外10年提出了运用喙突及升支前份骨供骨修复体部大型缺损,并为一位下颌骨缺损长达14cm之多的患者成功地实施了下颌骨自体供骨修复体部大型缺损的手术。自体下颌骨供骨修复下颌骨大型缺损的成功,填补了国内的这项技术空白,在全国迅速得到推广。他们还设计了“弓间内固定支架”以保证植骨位置恢复功能的要求,并对下颌骨大型缺损引起上下颌骨继发畸形设计防治器,使术后功能效果提高。

家庭与事业的合作是统一的。作为颌面外科专家的洪民,与身为修复专家的周继林一起合作攻关,探索把口腔颌面外科与口腔修复紧密结合起来,设想用手术方法来改善和创造条件,用口腔修复方法来提高和开拓口腔颌面外科的手术范围和效果。心有灵犀一点通,在共同努力下,他们发现颧区可作义颌的承力区,开创了通过“颧颊沟成形术”,充分利用颧区承受力、鼻底固位,做成颧颊翼咽鼻突义颌,修复上颌骨双侧大型缺损,恢复咀嚼功能,这项研究在国内外处于领先水平。有一位曾在朝鲜战场上被炮弹击伤造成上颔骨大型缺损的战士,曾被多数人认为无法救治,可周继林夫妇却采取这一方法治疗,挽救了他的生命。

1958年,周继林夫妇调入解放军总医院,开始组建口腔科,创建之途可谓筚路蓝缕。当时的解放军总医院虽是全军最高医疗学府,口腔科却很“贫瘠”,只有门诊,没有病房,人员和设备也少得可怜。他们先是从骨科借来病床,临时用来收治患者,这样就有了简单的病房,接着再吸纳和培养人才,添置各种设备,扩大口腔技术室,完善X光检查室,制作病例模型等等,一步步积累、完善。两年后,口腔科医护人员从最初的12人增加到30人,床位达到10余张,大批的患者在这里得到治疗,得以康复。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周继林担负起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军委首长的医疗保健任务。他们怀着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深厚感情,全身心地投入到这项责任重大而又极其光荣的工作之中。多年来,他们在“严重牙周病的保存治疗”“口腔粘膜白斑和扁平苔藓的治疗”方面进行了独特的探索,形成了自己的保健特色。1985年,周继林夫妇荣获了中央保健委员会颁发的荣誉证书。

周继林治疗过的患者成千上万,上至党和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百姓,无论是高级别领导还是普通群众,她都一视同仁,热情周到,认真诊治。为了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她主动提出不挂专家号而敞开挂普通号,被患者称颂为“不挂专家号的名专家”和“名医公仆”。

为口腔医学奋斗终生

周继林把口腔科当作自己的家,在她眼里,口腔科学是一项宏大的事业,要有众多优秀人才不懈地努力才能完成。作为一名老专家的头等责任,就是尽快培养接班人,把自己的“绝招”传给他们,让学生超过自己,这是事业的需要,也是自己学术生命的延续。

周继林夫妇以历史的使命感和紧迫感,共同建立了解放军总医院口腔科第一个博士点,联手培养研究生。他们治学严谨,言传身教,对研究生的研究课题,都是亲自审定,对教学和医疗实践中的每一张片子,每一个数据,引用的文献,都要亲自核对;对每一个手术和操作,都是手把手地指点,并给予学生们更多的手术锻炼机会。

周继林不但教医术,更注重对学生医德的培养。她经常告诫学生们:“要当一个严谨认真,对患者高度负责的医生,不要当‘庸医’,‘庸医’无异于误人、杀人。”在他们呕心沥血的辛勤耕耘下,口腔科如今已是“桃李满园”了,她所带教培养的硕士、博士研究生,大都已成为全军和各大医院的骨干力量。正是在周继林夫妇的辛勤培育下,解放军总医院的口腔科如今成为全国综合医院唯一的口腔专业博士学位授权点和口腔医学博士后流动站,高级职称人员39名,近年来承担国家各类课题25项,出版科技专著20余部,获国家、军队科技进步奖30项。这些都让周继林倍感欣慰。

周继林身边的同事都评价她是“工作狂”,作为医生她积极负责,容不得半点马虎,而在生活上又很随意,物质需求少之又少,生活简单,心态平和。她对口腔医学矢志不渝,心理上一直保持着天真淳朴,儒和道的精神在她身上得到很好地体现。

周继林的优雅美丽是大家一致认同的,她有着南方女子小家碧玉式的温婉,岁月又在她身上沉淀下淡泊、安然的心态。虽是口腔科颌面缺损修复领域的开拓者之一,也是技术不俗的专家,但她从不争名夺利,对患者一视同仁,永远将治病救人放在第一位。她还经常教导后辈不仅要在治疗上尽心尽力,对患者的其他需求也要能帮则帮。

1996年退休后,周继林本可在家安享晚年,但她闲不住,觉得自己还能再做点什么,而恰巧当时科室里对颞下颌关节病患者的诊治缺少专人负责,患者又比较多,周继林便决定和丈夫一起每周出一次诊,帮科室分担些工作,最重要的是能帮助更多患者。当时已年近八旬的周继林每周坚持出诊,风雨无阻,从未耽搁。有时患者多要到12点,甚至1点才能下班,但她从未抱怨。有一次12点多了,患者已经看完,周继林还没有走的意思,一问才知道,还有一个患者正从外地坐火车赶来,很不容易,要等一等他。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多,患者气喘吁吁地赶来,周继林像往常一样详细地询问患者情况,直至诊疗结束。正所谓成大医者,必有大爱,周继林的这种仁爱之心令人动容。

百年风霜,这位德技双馨的老人用她的大医精诚和大道至简,感染和激励着后辈继承传统、执著追求、砥砺前行。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供稿)

本网(www.21wecan.com)所刊载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软件、声音、相片、录像、图表,广告、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除特别标明之外,版权归中国卫生人才网所有。未经本网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复制、转载、引用,再造或创造与该内容有关的任何派生产品,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凡特别注明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