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杂志 >> 人物 >> 普通信息
秦叔逵和他的肝癌诊治事业
戴志悦  2017-09-26

他是中国肿瘤医生学术组织——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的主要创始人之一;20多年来,中国肝癌领域的新药临床研究几乎都由他领衔或支持参与。他就是秦叔逵,现任解放军八一医院副院长、全军肿瘤中心主任兼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主任,同时担任国家卫生计生委肿瘤规范化诊治专家委员会委员、肝癌和癌痛专家组组长。

十年研究路,从失败中总结经验

谁是“癌中之王”?有人说是胰腺癌,有人说是黑色素瘤,其实,癌症都不好治,而原发性肝癌更有“癌中之王”称谓。由于乙型肝炎高发,还有黄曲霉素、蓝绿藻类毒素和酗酒等原因,中国是全世界肝癌发病率和死亡率较高的国家,年发病人数高达全球总数的55%

肝癌之难,一在起病隐匿,症状不典型, 早期诊断困难,一经发现,多数患者已经达到中晚期,只有15%20%的患者能够有机会进行手术治疗。二在生存期短,晚期肝癌的自然生存期是以天计算,一般不超过100天,而如今肝癌的5年生存率在发展中国家也不到5%,我国约在10%左右。三在治疗困难,肝脏是人体的“化工厂”,化疗药物的毒性与肝脏解毒本身就是一对矛盾体,当肝脏被肿瘤侵袭,功能减弱,传统化疗药物的获益往往被其毒性所掩盖或者抵消,变成了“高毒低效”。四在研究艰辛,当肺癌、乳腺癌和结肠癌等恶性肿瘤已经走进“精准治疗”新时代时,肝癌领域,自第一个分子靶向药物问世10年来已开展了几十项新药临床研究,却接连失败,直到最近才略显新转机。

“十年来肝癌的研究走了那么多的弯路,吸取了那么多的教训,也积累了一些经验,现在才开始走上正轨。”从2000年开始,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孙燕院士的带领下,秦叔逵的团队参与了第一个肝癌的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17年来,已经完成了210项国际、国内的临床研究,包括肝癌相关研究30多项,其中秦叔逵牵头的大型临床研究达40多项。

90年代初的晚期肝癌无药可治,生命以天计数;到如今,通过控制基础肝病、化疗、分子靶向治疗、免疫治疗以及中医药等有计划、合理的综合治疗,患者的生活质量不断改善, 生存时间逐渐延长。这期间,秦叔逵见证了肝癌诊断、治疗不断规范提高的进程,也遭遇了一系列研究中的失败彷徨。他说:“肝癌的恶性程度极高,预后很差,我们需要更加努力,每一点微小的进步都值得庆幸。”

放眼全局谋发展   

与名校名院毕业后留在大医院的年轻医生不同,秦叔逵是“灌木”丛中长出的“大树”,无名“小”医院里出来的大专家。

1990年秦叔逵调入解放军八一医院肿瘤中心时,那里常常被戏称为“八字没有一撇”的小医院小科室。“单位小、没名气,我们更要加倍努力。”1992年,秦叔逵通过“打擂台”,以全军区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脱颖而出,第二年初即临危受命,从一名没有管理岗位经历的普通医生被直接提拔任命为肿瘤内科主任,时年35岁。

人生的高度,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而起决定作用的,还有本人的志向、能力、胸怀和格局。秦叔逵一接任主任,就决定主攻消化系统肿瘤,尤其是肝癌,制订了科室发展的“三个三年,九年计划”。科室三年一个台阶,从江苏省走向全国,再迈出国门,向国际进军。这些目标都一一实现。

19925月,秦叔逵跟随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孙燕、上海市胸科医院廖美琳、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管忠震、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张嘉庆以及北京协和医院李龙芸等老前辈一行六人,第一次组团去美国,参加全球顶级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学术年会。会议期间,不断有各国的代表问道:“你们是日本医生吗?”他们则不断地加以纠正:“不,我们来自中国。”会上,欧美和日本学者报告了许多临床研究成果,而当时中国代表团的医生只能坐在台下听,因为拿不出先进的研究成果,差距巨大。

从美国回来后,好长一段时间里,秦叔逵都在深刻思考,如何改变这种局面,实现零的突破。19921998年,他每年都利用参加ASCO年会的机会,去美国的不同的癌症中心参观、学习3个月。1999年,他又作为军队公派高级访问学者,到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工作学习了近一年,专注于如何开展多中心的临床研究,包括试验的设计、程序、质量控制和总结等。这样的学习,不仅让他迅速接触国际前沿的思维和理念,也让其每年都有一段时间,停下来回看走过的路。

上世纪90年代,国际肿瘤医学发展日新月异,彼此间的协作越来越融洽,而中国的肿瘤界还达不到协作的有关要求,影响了学术的发展。秦叔逵等一批年轻学者很想改变这样的局面,当时他们的想法得到德高望众的吴孟超院士、廖美琳和孙燕教授等的强有力支持。19971月,在北京举行了一次小型筹备会,参加人员不到20人,除了吴孟超院士、孙燕和廖美琳等教授外,主要是中青年肿瘤专家队伍的核心成员,这其中就包括秦叔逵。同年430日,以200多名中青年医生为主的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学协作中心(中国临床肿瘤学会的前身)作为二级学会正式成立了,秦叔逵担任了12年的秘书长,之后又担任学会的主任委员。

CSCO一成立,年轻肿瘤医生的活力急速迸发,推动着中国的临床肿瘤研究快速与国际接轨,以循证医学和多中心研究的思维,中国的肿瘤诊治水平快速提高。7年后,CSCO年会的参会人数超过万人,到2015年,CSCO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肿瘤学术组织。

秦叔逵很推崇一句名言“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他说:“个人的职业生涯和学科的发展进步,都必须有全局观,目光要长远。”

在世界舞台立足

临床医生迈出的每一小步,都是患者走向健康的一大步。15年前,对于晚期肝癌,临床上几乎束手无策,没有任何有效的药物,只能采取支持对症治疗,患者的生活质量很差,生存期很短。这对于肿瘤医生来说,既是严峻的挑战和难关,也蕴含着机会。临床需求巨大而迫切,秦叔逵决定以此作为科室和个人的主攻方向。

肝癌是全世界常见的恶性肿瘤,但是由于发病原因不同,各国肝癌的异质性很强,尤其是在亚洲和中国,因此,西方发达国家的治疗方案,对于中国患者并不完全适用。秦叔逵考虑,必须为中国的患者闯出一条路来。虽然从事西医,但他从小就受到祖国医学的熏陶,对中医药很感兴趣,希望从中获得突破。“以毒攻毒”是中医药治疗肿瘤的一个重要法则,即以药物的毒性来攻克癌毒,他与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合作,开展“有毒中药治疗肝癌的实验和临床研究”,包括砒霜、莪术、蟾蜍以及藤黄酸制剂等一系列研究,希望采用现代化的思维和手段研究中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自古以来,砒霜被认为是巨毒之药,但在中国很早就被用于治疗白血病,曾经研究血液肿瘤的秦叔逵就用过。他向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所长马军教授请教,想移植到肝癌上试试。1997年,秦叔逵把砒霜先在小白鼠身上试用,1999年开始用于人体,做了30多例,效果很好。为此,孙燕院士牵头做了全国多中心研究,把秦叔逵的单中心研究结果重复出来。2004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砒霜增加了晚期肝癌这个适应症。

“在当年没有其它有效药物的时候,它是一个不错的药物。”秦叔逵还清楚地记得,当他第一次把砒霜制剂静脉注射到人体的情景,“真是很害怕出事情,头两天我都是亲自在床边盯着静滴,确保患者的安全。”他说,结果一个疗程以后,患者的疼痛就消失了,两个疗程以后,肿瘤缩小了一半,第一例患者存活了5年多。如今,砒霜成为我国肝癌一线治疗用药的三种方案之一。

中国医生每迈出一小步,中国医学便向世界走出一大步。201067日,秦叔逵站在了世界顶级的肿瘤学术大会上,让世界聆听中国的声音——ASCO成立46年来,中国医生第一次应邀进行专题学术报告。这是中国肿瘤界的里程碑,也是肝癌治疗的新篇章。

对抗肝癌,不断前行

21世纪伊始,肿瘤开启靶向治疗新纪元。中国是肝癌大国,中国的医学科学家有责任也有义务在攻克肝癌上出一份力,秦叔逵是国家卫生计生委肝癌专家组组长,也是美国国家肿瘤研究所肝癌专家组成员,这种使命感更加强烈。

然而,刚开始时中国专家的意见在国际学术界并未得到重视。2007年以前,肝癌的第一个分子靶向药物做临床研究时,全球有57位科学家组成了科学委员会(SC),指导该药物在全球和亚太地区同步进行临床试验,秦叔逵是科学委员会成员之一,共同参与了该项试验方案的设计和实施。然而,当试验进行到一半时,独立数据监察委员会(IDMC)审看了初期的试验数据,认为没有达到预期结果,建议停止试验,制药公司研发部门立即通知了科学委员会成员,而此项研究的主要研究者(PI)居然也同意立即终止试验。

秦叔逵当时很生气:“你们说停就停,根本没有征求科学委员会全体成员的意见。当初,要做试验的时候,邀请我们好多次开会,反复讨论方案,现在试验遇到了实际问题,总应该开个会研究讨论,而不是贸然停止,这不光是科学严谨的态度,也是最起码的尊重。这项试验遇到了什么问题?初期结果为什么不好?是否可以解决?这些都不去认真分析、解决就结束试验,实在是太不专业和太草率了!”当时整个试验中,八一医院肿瘤中心入组的每一例受试者,都由秦叔逵亲自把关和严密观察,他看到了疗效,也非常清楚其中的具体情况。

在与中国研发部门沟通无效的情况下,秦叔逵强烈要求与该公司的全球研发总裁直接对话。最终说服了该公司的全球研发总裁,同意坐下好好总结经验教训,并且应秦叔逵的要求,到中国来开会讨论。会上争论不休,最后大家基本统一了认识,认为是研究经验不足,在入选标准、试验过程和质量控制方面出了问题,针对性地制定对应方法后,应该继续进行临床研究。

5个月之后,这项试验获得了成功。虽然该靶向药物治疗肝癌的客观有效率只有2%3%,对患者生命的平均延长时间只有2个多月,但这已经是一次重大的突破,从此晚期肝癌进入了靶向治疗的新时代。秦叔逵等中国专家,正是通过积极参与一项又一项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积累经验,从一开始的“跑龙套”,逐渐成为全球肝癌领域的中坚力量,成为多项大型试验的“龙头”。面对疾病,“哪怕有1%的希望,医生和患者都应该付出100%的努力去争取。”秦叔逵说。

本网(www.21wecan.com)所刊载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软件、声音、相片、录像、图表,广告、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除特别标明之外,版权归中国卫生人才网所有。未经本网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复制、转载、引用,再造或创造与该内容有关的任何派生产品,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凡特别注明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