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杂志 >> 人物 >> 普通信息
吴文源 心灵守护者
陈海滨  2017-06-15

2016年10月14日,中华医学会心身医学分会第22届年会在重庆召开。会上,同济大学终身教授、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以下简称同济医院)精神医学科主任医师吴文源荣获中国“心身医学终身成就奖”,成为首位该荣誉的获得者。

吴文源现任同济大学医学院精神医学系主任,她是同济医院精神医学科的开创者,在我国综合医院里首次成立了心身医学病房,第一个引进欧盟Asia-Link心身医学技巧培训项目,第一个和欧盟DAAD合作开展国际心身医学人才培训项目。吴文源数十年如一日耕耘在我国心身医学临床、教学和研究的一线岗位上,为我国心身医学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有一种信仰,深入精髓

由于曾经目睹精神障碍患者的痛苦及带给家庭的沉重负担,吴文源立志要为他们减轻伤痛。1963年在上海铁道医学院毕业后,她毅然投身到那个年代少有人问津的精神医学领域。50多年如一日,吴文源对待精神障碍患者,始终做到用“心”倾听、用“心”共情、用“心”医治。许多罹患心灵病魔的患者,从她这里解脱了多年枷锁。当有患者家属坚持要表达谢意时,吴文源的回答始终如一:“我不需要物质的感谢,病友的康复就是对我最大的谢意和奖励。”

她不仅关注患者,而且重视患者家属和其在社会层面所承受的痛苦和负担。有一名长期受到多方歧视的精神病患者,出院后无法找到工作,一直郁郁寡欢,甚至产生了自暴自弃和轻生念头。吴文源经常亲自或安排科室同道关心她的情绪变化和生活起居,做好家属和居委会对患者的支持工作,使患者坚持治疗,参加社区提供的职业培训。20年后,这位患者还一直说起,能得到吴医师的治疗和关心是她莫大的福气。

在繁忙的日常工作中,吴文源坚持每周在同济医院、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进行门诊和教学查房。她常对下级医生讲,患者和家属都因病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负担,用“心”看病是助人济世之事。她对患者关怀体贴,详细询问,耐心讲解,每次门诊总是加号,加班到很晚,因为她不忍让远道而来的患者和家属失望而归。吴文源几十年如一日,下级医生和轮转的医学生也深受其濡染。就诊的患者和家属间流传着这样的口碑:“同济医院心身科的医生真是看心理的,个个都是那么耐心、可亲,处处为患者着想,为我们撑起了遮挡疾患的温馨伞。”

吴文源所在的医院当时隶属原铁道部,很多患者来自铁路系统。众所周知,火车司机等司乘人员属于高压力、高风险的职业,但却甚少得到精神卫生关注。早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吴文源常常放弃休息,在上海铁路局辖区各卫生站点为铁路司乘人员开展心身健康咨询和健康教育,探寻维护铁路司乘人员心理健康的科学方案。历经十余载,经过不断探索、创新和实践,最终在20世纪90年代初,她带领科室同道与上海铁路局卫生防疫部门合作,建立了《中国乘务人员生理心理标准卡》测评标准。以往铁路客运条件非常艰苦,在客车上时有急性短暂性精神病发生,导致伤人、自伤和跳车等危及旅客生命安全的严重后果。20世纪80~90年代,吴文源带领铁道医学院(同济大学医学院)教研室同道,与乌鲁木齐铁路局多个相关部门合作,在条件艰苦的大西北,通过《旅途精神病的综合因素分析》课题研究,选择当时国内旅客运输时间长、客车内外环境恶劣、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高发的兰新线等多条线路,采用多种方法检测可能促发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的危险因素,找出了长途铁路旅行中突发短暂性精神障碍患者相关病因,并建立了一整套有效的治疗和预防措施,减少了该病的发生率。吴文源在学术上提出了“旅途精神病”诊断标准,并被“中国精神疾病诊断与分类系统”采纳。该项目获得铁道部科技进步二等奖,部分改进和预防措施沿用至今。

    

有一种理想,无私无畏

在长期临床工作中,吴文源越发意识到精神卫生专科服务和社区人群医疗服务普遍需求之间的巨大鸿沟,精神障碍患者到精神病院就诊后,常被冠以“精神病、疯子”,受到多方歧视。同时,大量以躯体症状为主要表现形式的心理障碍患者散落在综合医院的科室中,却常常被漏诊、误治。建立精神心理问题患者方便接受诊治、扩大精神卫生服务范围的机制,是她不懈追求的理想,并尽己所能持续为之奋斗。作为精神卫生专家,吴文源参与制定了原卫生部为提高中国精神卫生服务水平的“十五”规划。她与我国其他专家一道,倡导用十年左右时间,在我国所有三级综合医院设立精神医学科,区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逐步提供精神医学服务,使得精神卫生服务具有可及性和专业化。吴文源把“综合医院精神卫生”作为实现精神卫生服务普及化的重要手段,并成为这个领域的耕耘者。

30多年前,她开始会同志同道合的同事尝试开展综合医院心身医学服务。经过长期不懈的工作,1991年,她创建了国内第一家综合医院的“心身医学科”,建立了该科室在三级甲等医院的标准,并成为当时医院晋升“三甲”的特色临床科室。这为广大精神障碍患者提供了达到专科诊治水平的综合医院精神卫生服务,涵盖门诊、住院、会诊联络、社区康复等多层次。一时间,科室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这个服务模式引领多个兄弟省市综合医院建立了心身医学科,把精神医学服务的火种撒向了更加广阔的领域。由于精神科专业和精神心理问题的特殊性,加上既往国内医学教育框架中对精神病学、心理卫生内容的缺乏,综合医院精神卫生的临床研究甚少,非精神科临床医生的精神卫生知识亟待更新。从20世纪80年代起,吴文源着眼于综合医院就诊患者心理或心理生理障碍特点,开展了包括“综合医院焦虑抑郁发病因素和分布特征”、“惊恐障碍综合治疗”、“持续躯体形式疼痛障碍的临床特征与治疗”等许多特色临床科研项目;积极推动院内会诊、联络和继续医学教育,也让内外科医生逐渐认识到精神心理问题的重要性以及临床表现的多样性。

16年前,一位来自吉林的“惊恐障碍”患者,反复发作的胸闷、濒死感使他价值百万元的项目无法完成,极度痛苦让他“生不如死”。患者走遍国内多家知名医院,反复做了心动超声、冠状动脉造影等检查,花费十万余元,病情仍无法控制。吴文源详细检查后,制定了治疗方案,以很小的代价就获得了很好的治疗效果。以至患者出院时跪谢吴教授:“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综合医院中因为各种躯体不适,以躯体症状赴内外各科就诊的患者既往都遭受了巨大的痛苦,旁人却往往无法理解;这种感受与接诊医生的无奈甚至无视也相互映照。如何提高非精神科临床医生对精神障碍的识别率,吴文源和她的同道们进行了系列的持续行动。精神卫生系列讲座的听课人数屡创新高,精神卫生服务由当初事后救助的“会诊”扩展到事前预防的“联络”范畴,开展内外科-心身医学科频繁且规律的互动合作,如“双心医学”。这种模式也逐渐影响到北上广等地的众多医院。吴文源率先在上海医学会精神医学分会设立了综合医院学组,推动相关的继续教育以及与非精神科临床医师的交流,成为综合医院精神卫生学术组织的模板。

鉴于吴文源对综合医院精神卫生服务的卓越贡献,以及在焦虑障碍诊疗方面的临床研究积累,中华医学会精神病学分会把焦虑障碍这种以综合医院为首选和主要就诊机构疾病的防治指南编写任务交给吴文源领衔。吴文源积极召集全国专家,从指南正式编写前的全国现况调查开始,历经近两年的努力,数易其稿,终于在2010年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了国内《焦虑障碍防治指南》。为了让更多的患者和医生得到规范诊疗信息,吴文源又带领大家连续数年在国内多地办班讲习,并进一步编写了供医生使用的“袖珍版”和供患者使用的《心晴指引》大众版,这些都开创了国内精神障碍指南编写的先河,也加深了国内同道和民众对焦虑障碍相关知识的知晓。    

 

有一种情怀,桃李不言

吴文源常说,综合医院精神卫生服务的茁壮成长要在争取多方资源的基础上,以人才资源的蓄积和壮大最为关键。她不辞艰辛,创建科室,建设学科和学术团体,逐步完善综合医院精神卫生教育(住院医师培养、进修医师继续医学教育以及涵盖硕士、博士研究生教育的完整培训体系)。吴文源主编、参编研究生、七年制本科生等教材多部,发表论著两百余篇,并与季建林教授共同主编了《综合医院精神卫生》。

2002年,吴文源与德国弗莱堡大学心身医学科密切合作,着力培养综合医院精神卫生的专业人才以及对综合医院临床医生进行心身医学技能培训。在合作基础上,她和德方联合老挝、越南和奥地利,成功获得欧盟“Asia-Link”项目资助,这也是欧盟在医学领域内的第一个心身医学项目。同济大学和德国弗莱堡大学在此基础上,合作建立了中德心身医学和心理治疗研究所,为国内提供了规范化、专业化研究和培训基地。该项目持续近十年,每年举办2~3期培训,培训了国内第一批心身医学技能培训师资,其中的巴林特小组活动在国内得到大规模推广。吴文源以提携后学为己任,不仅把科室和教研室建成了同道和后辈为患者提供服务的堡垒,也构建了一个和谐向上的大家庭。她常说,学科的发展要靠年轻人,科室和医院的发展更要靠人才培养和梯队建设。她淡泊名利,甘为人梯,把科室的年轻骨干和学生一个个推向前台,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和兴趣,指引大家在科研、临床、教学方向发展,推荐他们参加和申请各级别科研项目,鼓励他们到国家和上海市各级专科学术组织中锻炼。在她的悉心指导和培养下,她的学生担当了多个学术团体副主任委员、常委和委员,在数家医院担当科室主任和学科带头人。吴文源为我国综合医院心身医学服务和毕业后医学教育做出了很多开拓性工作,近年来还积极参与推进上海市精神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工作。这正是她“急患者之所急,想社会之所需”精神的体现。

本网(www.21wecan.com)所刊载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软件、声音、相片、录像、图表,广告、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除特别标明之外,版权归中国卫生人才网所有。未经本网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复制、转载、引用,再造或创造与该内容有关的任何派生产品,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凡特别注明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