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杂志 >> 热点新闻
重症医学科: 我为生命承重
熊佳艳 陈 曦  2019-07-24

重症医学科,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名字。在医院所有临床科室中,这样的称呼让它显得“特殊”与“神秘”。一墙之隔,是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墙外是忧心焦虑的家属,墙内是与死神作战的医护人员和患者,承担着生命的重量。在这半封闭的“神秘空间”工作的一群人,究竟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

坚守:平凡英雄  恪尽职守

重症医学科的患者因为病情特殊,家属不能陪伴身边,患者所有的护理工作都需要护士来做。除了个性化的治疗、护理外,护士们每隔2个小时就要为患者翻一次身、拍痰。然而,病床上的患者因为药物的关系大都浑身无力,为其翻身尤其困难,需消耗大量体力。值班护士有时刚为病房的患者们做了第一轮翻身拍痰,就又该做第二轮了。

高强度、高压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下来。长期在重症医学科工作的护士大多都会有脊椎问题,好些人腰间随时捆着护腰带。医生护士值夜班时,有时一晚上要照顾十几个患者,其中还有大小便失禁的患者,一忙起来,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我院重症医学科一共80多名医护人员,是全院人员最多的科室,大部分是90后,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六、七岁。就是这样一群平凡而又年轻的英雄,顶起了重症医学科的梁,成为克制死神的先锋。

使命:性命相托  如履薄冰

生命是顽强的,也是脆弱的。有位医学前辈曾讲过:“医生在患者面前是强者,在疾病面前是弱者。对待在死亡边缘徘徊的脆弱生命,每一位医护人员都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

7岁的乐乐因为重症肺炎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由于病情反复,乐乐在重症监护室里一呆就是2个多月,期间医生和护士无数次将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为了给她治病,乐乐的父母卖掉了家里唯一的房子,只求她能康复出院。在那段时间里,承担着巨大压力的不只是乐乐的家人,还有重症监护室的医生和护士们。

一天,护士王秀华正在值班室里休息,突然一个翻身,利索地对着枕头就开始做心肺复苏按压。“那段时间抢救乐乐的次数太频繁了,我们脑子里的弦随时都是紧绷的,经常半夜惊醒。这不,做梦都还在抢救!”时隔多年,王秀华依然记得自己当初梦中做心肺复苏的事。最终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之下,乐乐终于康复出院。出院1年后,乐乐还特意让父母带她回到重症监护室看望了给予她二次生命的叔叔和阿姨们。

性命相托,如履薄冰。在重症监护室的病房里,大部分患者都处于昏迷状态,即便意识清醒的患者也全身插满了各种管子、仪器,依靠监护设备维持生命。正如护士长舒红梅所言:“重症医学科九成以上患者住进来的第一个记录就是抢救记录。这里是离死亡最近的地方,稍有不慎就是生死之别。”

舒红梅心疼科室里的每一位护士,他们长期在高强度、高压力中工作,即便回到家,脑子里都还在回忆工作,生怕交接上有一丝疏漏,生怕有哪根管子没有放对。

正是这对待生命如履薄冰的态度,每次值班时,王秀华都会时时刻刻关注着监护仪,一分钟都不敢疏忽,也才有了她梦中抢救的故事。因为在生命面前,哪怕是一分钟的迟缓,都可能是致命的。

大义:大爱无疆  大勇无畏

2006年的禽流感疫情至今,每当流感疫情爆发时,人们都避之不及想要远离疫情,但重症医学科的医护人员几乎都是冲在第一线。

近几年确诊的禽流感病例很多都是在重症医学科发现的。重症流感患者在确诊之前,常常是以普通患者的身份入院,没有严格的防护措施,医护人员职业暴露风险大。2016年,四川省遂宁市确诊了第一例重症H7N9型禽流感病例。重症医学科的曹霖、敬毅主动请缨,加入了临床救治组。在连续抢救8名重症禽流感患者的107天里,他们24小时轮流值班,日夜守护在患者身边。连续多年的经验使得他们在工作中有了很高的警惕性。

责任:不言放弃  坚守希望

重症医学科是离“鬼门关”最近的地方,同样也是患者家属最后的希望之地。

14岁的小女孩青青因为重症心肌疾病急需转院到重庆。因路上随时可能发生危险,为了确保安全,由我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龚宇全程护送。病情危急,一路上因为心室颤动,青青被反复抢救了十几次。“我们几乎是从遂宁一路做心肺按压,才把她护送到了重庆。回程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整个上肢都是麻木的。”龚宇回忆说。

抢救生命时,重症医学科的医生护士总是把生命放在第一位。抢救心室颤动的患者时,他们奋不顾身,几乎全程跪在抢救车上按压,直到把患者顺利送进手术室。龚宇说:“对于重症患者,我们只有一个信念——先救命,没有谁顾及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爱心:人间自有真情在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柔软的地方,医生护士们也同样如此。

重症医学科因为监护、抢救设施的使用,每天的费用比普通病房贵很多。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却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这其中就包括医生对待患者的情感。一位脊髓受伤导致瘫痪的孩子,因为家庭条件困难不得已提前出院。家里人凑钱为呼吸困难的患儿买了一台最便宜的呼吸机,但不会使用。为帮助患儿,医生陈杰总是利用自己难得的休息时间上门指导,有时护理人员也会一同前往。在他们的帮助下,孩子渐渐地脱离了呼吸机,病情逐渐稳定。

生死边缘,更显人情冷暖。在重症医学科,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陪伴:时间留给患者

在重症医学科同事们的眼中,医生曹霖把大把的精力用在了患者身上,他已在这个特殊的岗位上坚守了8年。无论值班与否,他经常待在病房。为了工作,他曾经有连续两个月不回家的记录。重症医学科的每一位患者几乎都是在死亡线上挣扎,曹霖从不敢有丝毫怠慢。由于担心值班医生忙不过来,他就过来守着自己所分管的危重患者。

“临床工作一定要‘临床’,这样我们才能更清楚患者的病情变化。”曹霖将这样的信念无数次地传递给更多的年轻医生。他说:“当医生之后,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医院。对于家人我内心愧疚,但对于患者我希望是问心无愧的。”

曹霖敬佩那些战场上的军医和援助非洲的医生们,他要求自己在平凡的工作中也始终这样义无反顾地付出,真诚对待每一位患者。“我无法担保最终的结局,但是我会一直倾尽全力。”

存活的希望,在他们匆忙的步伐中逐渐重燃;患者的病痛,在他们专业的诊疗中得到缓解;宝贵的生命,在他们自信的微笑中得以延续。重症医学科,是一个离死神最近,每分每秒都在和死神博弈的特殊科室。而这些与生命赛跑的医护人员,用爱心、信心、责任心承托起了患者脆弱的生命,一次又一次守护患者,创造生命的奇迹。

 

作者单位:遂宁市中心医院

本网(www.21wecan.com)所刊载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软件、声音、相片、录像、图表,广告、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除特别标明之外,版权归中国卫生人才网所有。未经本网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复制、转载、引用,再造或创造与该内容有关的任何派生产品,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凡特别注明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