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杂志 >> 热点新闻
“高调”放弃硕导资格的制度反思
玖 九  2017-08-15

案例背景

“另类”导师

526日,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科主任医师田成华在新浪微博、微信朋友圈内贴出了自己“放弃研究生导师资格”的一段文字——“今天,我的最后一个研究生通过了论文答辩。从今以后,我放弃研究生导师的资格,在教学方面专注于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将来也可能会投入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

一时间,该事件引来众多医疗同行们的关注。究竟为何放弃?

田成华表示,自2014年开始,国家逐步开展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之后,深感临床型硕士、临床型博士研究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应该予以取消。近两年,临床型研究生缺少脱产做科研的时间,他们的临床工作本来就很繁重,若想完成毕业论文,只能用休息时间应付一些质量不高的研究,或者按照最低要求写一篇带有综述性质的个案报告。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与“研究生”名不副实。既然临床型研究生培养实质上就是住院医师培训,那么,为什么不干脆放弃研究生导师的虚名,专注于住院医师培训呢?于是,两年前他就停止招收临床型研究生了。

田成华说他有一个梦想:精神科住培三年,毕业所具备的临床能力在医疗机构可以直接胜任主治医师,独立开展临床工作;住培期间的工资福利待遇可以让三口之家不必为生计发愁,青年医生们能专心于业务学习和为患者服务;住培证书能够超越所有学位证书,成为医疗机构青睐的金字招牌;医疗职称晋升要求必备住培或专培证书,不要求同时具备硕士或博士学位。

医教协同国家政策

医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科学,医学教育具有周期长、分阶段细、连续性强等特点,合格的、高素质的临床医师培养必须遵循特殊的医学教育规律和人才成长规律,需要经过严格的院校医学教育、规范化的毕业后医学教育以及终身的继续医学教育。这些阶段各有侧重,都是从迈入医学殿堂到成长为合格临床医师的必由之路。

医药卫生事业关系亿万人民群众的健康,关系千家万户的幸福,是重大民生问题。现在老百姓反映的“看病难”,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看好医生难”。缓解“看病难、看好医生难”,根本出路在于深化医学教育改革,为医疗卫生事业提供更多更高水平的临床医师。2011年,教育部、卫生部联合召开全国医学教育改革工作会议,扎实推进医学教育综合改革,取得了显著成绩。同时,还应认识到医学教育仍然存在一些深层次问题和困难。医学教育学制学位多轨并存,体系有待进一步优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制度建设,特别是职业素养和临床实践能力培养有待进一步加强;支撑标准化、规范化医学人才培养制度的政策措施、条件保障亟待完善。为此,2014630日,教育部等6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医教协同深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改革的意见》,明确加快推进临床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改革。逐步扩大临床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规模,加快临床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考试招生制度改革。2015年起,所有新招收的临床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同时也是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住院医师,其临床培养按照国家统一制定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要求进行。入学前未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书》的临床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在学期间可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以相关本科学历报名参加国家医师资格考试。按照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标准内容进行培训并考核合格的临床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可取得《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合格证书》。2015年起,将七年制临床医学专业招生调整为“5+3”一体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模式;转入硕士生学习阶段时,纳入招生单位当年硕士生招生计划及管理;在招生计划管理上,对招生单位临床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予以积极支持。

医教协同相关政策目前正在我国各地区有序地推进,这期间难免存在一些探讨和争议。不同级别、不同科研水平的医院需要的医生不同,如何继续完善临床型研究生和学术型研究生的培养政策,如何处理好研究生培养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关系,这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和思考。

 

案例点评

期待更多人去探索培养好医生的好制度

陈海啸/台州恩泽医疗中心(集团)主任 

每一家医院都有不同功能定位,对高等级医院而言,除了诊疗外,培养医学专业人才,开展科学研究和预防工作同样也是其基本功能。医院的这些功能是需要不同的工作人员去实现的。会看病并有较高的临床诊疗能力是医生这个职业和岗位所必须的技能,若能同时做些教学专项工作,或承担一定的科研工作则属复合型人才,若三样能同时做好则更是难得的稀有人才。医务人员特别是医生和护士,根据岗位要求,结合自己的素质、特长、喜好及家庭情况等,选其中一项或两项甚至三项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均是允许和合理的,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以人才的稀缺度看,专业人员多于复合型人才,稀有人才更是可遇不可求。

关于田成华事件,我认为这是一个专业人员对自己工作专注度进一步细化的选择。研究生培养与临床医生培养的课程和方法是有差异的,他将自己有限的精力专注于合格临床医生培养一定有其合理性,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尊重和鼓励这一选择,不应该将各种想法强加其上,甚至将此事理解为对我国实行的研究生培养、住院医师和专科医师培训等制度的对抗,更是没有必要。我国医学研究生培养模式运行时间已久,逐渐暴露出不少问题,比较突出的是容易培养出一些高考试分数、低动手能力、不会看病的医生;住院医师和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则实行时间不久,肯定会有不足之处,更值得持续改进。如何加快优质医生的培养,是目前我国正在进行的有史以来最大医疗改革的重头戏。田成华以自己的行动参与其中,并做出自己的取舍,不再做看起来似乎更“高大上”的研究生导师,而去专注于临床医生的培养,是件大好事,值得探索。相信只有更多像田成华这样的人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实践,才能真正找到更适合我国实情的医学人才培养制度和方法。坐在办公室中,或在各种会议上来回讨论,或在网上作各种高论的发布,是很难真正找到有效解决办法的。车尔尼雪夫斯基曾说,实践是个伟大的揭发者,它暴露一切欺人和自欺。毛泽东曾说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得亲自吃一吃。我期待有更多的王主任、李主任和张主任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调整医疗工作专注点,去探索更好更快培养中国好医生的好制度好方法。

 

医教协同培养方案有待完善

  /哈尔滨医科大学人文学院院长

目前我国正在推行的研究生培养与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医教协同培养方案,的确在不少研究生导师中产生了一些争议。如何处理好内在关系,引发了我们很多的思考。

从时间的分配上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占用了导师大部分的时间,而能用于研究生科研能力培养的时间却十分有限,导师能见到学生的时间少之又少,更别提指导与培养了;从投入的精力上看,学生们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临床实践中,对科研能力的培养,多是应付了事,包括文献抄读等学术活动,也是简单应对,更谈不上高质量的交流互动。从效果看,是不是真得到了科研能力的培养,更像是一本理不清的糊涂账。很多研究生导师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表示无奈,虽然申请辞去导师资格的现象还属于偶发事件,但是也应该让我们透过这个现象去研究一下问题的所在。

大多数学校给研究生安排的课程基本在晚间。众所周知,晚上上课的效果很难理想。我曾经按学校授课计划给研究生们上过几次课,发现学生们的状态很是疲倦,甚至有学生睡着了。经过向其他老师了解,发现这种情况并非偶然。其实这种状况也不难理解,学生们在病房一整天的紧张工作,已经让他们没有更多的精力再去思考和接受知识的传递,而授课的教师面对学生这种状态,也很难拿出高质量的授课水平。长此以往,研究生科研能力的培养就会越来越弱化。

不同级别、不同科研水平的医院需要的医生也是不同的,如何培养出满足不同需求的临床研究生应该尽早有一套系统而完善的方案,针对不同的培养定位,设计出不同的培养路径,满足不同医院的需求。

对目前正在进行的医教协同方案,应该可以有计划地做一些抽样调研,广泛听取临床导师和研究生们的意见,组织专家对一些矛盾冲突较大而又集中的问题,尽快拿出解决的方案。如果不宜大面积推进修改现有的方案,可以考虑设立几个有代表性的地区,先期进行尝试性的实践探索,有结果后再做方案比较,进行后期的完善工作。

 

研究生培养方向应更明确

张永昌/湖南省肿瘤医院肺胃肠肿瘤内科主治医师

医学的进步离不开科学家,在没有医学研究就没有进步,也没有医学发展的今天,医学生培养的定位在哪里?

我们把这个问题深入剖析来看,“医学科学家”这个定义非常特殊,他不是普通的科学家,他要为患者服务,他要明白临床所需、患者所求,他的研究成果要能够指导医学实践,甚至可能改变临床治疗策略。其次,此类科学家,必须接受医学最基本的知识,然后必须接受严格的科研训练,他要懂得设计并完成科学研究。这样的人应该得到社会的认可、重视,更应该被鼓励。当然不可能每一个医生都能成为医学科学家,但是我们应倡导管理部门给予其足够的时间、空间、尊重和地位,促进他们成才,因为临床医生解决的是目前问题,而医学科学家关注的是未来发展。

临床医生与医学科学家的平衡如何实现?一个经验丰富临床医生的培养,需要经历完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一个医学科学家的培养,必须经历规范的科研训练。我们要问研究生一个问题:时间有限,如果你不是“天才”,“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扪心自问,你选择哪个?

上海市自2005年开始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新模式的尝试,本科生毕业通过考试,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培训合格后获得临床硕士学位,即最初的“四证合一”,我认为这样很好,解决了很多研究生教育不能解决的问题。同时,也要反思:是不是每一名临床医生,都必须要拥有硕士学位、博士学位?

本人所在科室关于研究生的培养进行了相关尝试,课题组长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且计划已久。科室把研究生分为专业型和学术型,招录时就选择好方向,且中间允许调整。专业型的研究生除了参与全国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还严格执行临床医师培养所必须经历的所有阶段:门诊督导式教学、独立参与患者管理、执业医师及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他们毕业考核的唯一目标是成为一名熟练的肿瘤内科临床医生。而学术型,他们不需要参与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需要独立完成课题,直至论文发表为止,如果想成为一名临床医生,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后再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也不晚。

我们需要更多、更全面、更加熟练的临床医生,我们也需要更加出色、能够转化科研成果的医学科学家,但是二者不能混为一谈,且缺一不可,分开培养,各尽其能,才能事半功倍。

本网(www.21wecan.com)所刊载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软件、声音、相片、录像、图表,广告、商业信息及电子邮件的全部内容,除特别标明之外,版权归中国卫生人才网所有。未经本网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复制、转载、引用,再造或创造与该内容有关的任何派生产品,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凡特别注明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